当前位置:

藏坝奔滩门户网站 > 财经 > 东方金钰负债96亿沦为失信被执行人 上半年营收下滑7成存货占

东方金钰负债96亿沦为失信被执行人 上半年营收下滑7成存货占

东方金钰负债96亿沦为失信被执行人 上半年营收下滑7成存货占
发布日期:2019-10-31 16:26:46 信息来源:管理员 访问: 4997

东方金玉(600086,sh)作为目前中国最大的翡翠原料供应商和翡翠首饰产品制造商,因债务危机现已成为“老莱”。

近日,东方金玉发布通知称,通过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的公开信息查询,得知公司已被列为失信者,共有6家相关高管法院。然而,从涉及的案件数量来看,有8起案件。

不仅如此,公司还发布公告,显示东方金玉参与诉讼(仲裁),本金总额约10.127亿元(利息、违约金及其他需支付的费用尚未考虑)。此外,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负债总额为96.58亿元,负债率为83.42%。

今年上半年,东方金玉实现收入4.96亿元,同比下降77.75%。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74亿元,同比下降981.46%;此外,结合今年1月中国证监会对该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行为的调查等因素,东方金玉“不排除未来被警告退市风险的可能性”。

涉案本金超过10亿元。

近日,东方金玉宣布,因金融贷款合同纠纷、私人贷款纠纷和经公证的债权文件,公司被相关债务人起诉,要求公司履行有效法律文件的支付义务。在败诉后,由于缺乏流动性,公司未能在期限内履行支付义务,被列入不诚实执行人名单。

然而,从公告来看,东方金玉在执行期内未能执行的案件多达8起,涉及包括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内的6家执行法院。记者注意到,目前东方金玉参与诉讼和仲裁的主体金额约为10.13亿元。

至于原因,公司解释称,其被相关债权人以金融贷款合同纠纷、私人贷款纠纷和经公证的债权文件为由提起诉讼,要求公司履行有效法律文件的支付义务。在一些案件败诉后,由于缺乏流动性,公司未能在期限内履行有效法律文件的支付义务,因此被列入不诚实执法人员名单。

除上述纠纷外,9月23日晚,东方金玉还发布了此前关联交易的进展公告。根据公告,徐先民于2017年12月4日与上市公司兴隆实业和赵宁签订了贷款合同。根据合同,上市公司兴隆实业和赵宁作为共同借款人,向徐先民申请为期2个月的4亿元贷款,从实际贷款日期开始。贷款用于投资,利率为1.67%/月。

东方金玉表示,该公司并未实际签署贷款合同,也未实际收到贷款合同项下的款项。为了明确上述借款行为的债务关系,2019年9月23日,上市公司、兴隆实业和赵宁签订了《借款合同补充协议》。

《补充协议》规定,上市公司不再是《贷款合同》的借款人,也不再承担《贷款合同》项下借款人的任何义务。如果上市公司提前清偿上述全部或部分债务,上市公司有权向兴隆实业和赵宁索赔。兴隆工业和赵宁应在90天内偿还公司已付款项。

事实上,《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东方金玉的债务危机已经出现。截至2019年4月18日,公司未清偿债务40.61亿元。此外,东方金隅及其子公司因无力偿还约4327万元债务,被债权人申请合并、破产和重组。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三年前,赵宁接替父亲赵兴龙担任公司董事长,但当公司“处于危险之中”时,东方金玉的高层管理人员频频辞职。

今年8月4日,该公司38岁的董事长赵宁因身体原因第二次辞职。今年2月,他还辞去了董事长一职。然而,在该公司终止向中国蓝田的控制权转移后,他于今年3月恢复了职务。同一天,公司董事宋晓刚和他一起递交了辞呈。半个月后,该公司另外两位副总裁王志豪和雷军出于个人原因提交了辞职报告。

存货89亿元,占总资产的79.9%。

数据显示,东方金玉主要从事珠宝产品的设计、采购和销售,其主要产品包括翡翠原石、翡翠成品、金条、金(镶嵌)珠宝等。该公司被上述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原因实际上与之前大量囤积的翡翠和黄金有关。

据了解,翡翠的毛利率接近70%,远远高于黄金,因此公司大量购买翡翠。仅2017年一年,就购买了338块翡翠,价值25.94亿元,公司库存从2016年底的69.15亿元增加到2017年底的96.54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虽然公司存货价值有所下降,但仍有89.04亿元,占总资产的79.91%。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东方金隅一直受到金融去杠杆化、银行贷款收缩等因素的影响。公司融资渠道有限,流动性困难,许多到期债务无法按期偿还。《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公司2017年发行的“17金隅债”和公司主体信用评级不断下调,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和资产被司法机关冻结,对公司的正常运营产生了很大影响。

2019年上半年,债务状况没有根本变化。该公司的资本水平仍然很紧张。控股股东被冻结的股份被部分转让。公司的一些账户被冻结了。它的一些资产被拍卖或处置。公司主体信用评级和“17金隅债务”下调至“丙”。融资仍然困难。

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东方金玉董事会和管理团队积极化解债务危机,从稳定债权人、管理、稳定团队、保持信心入手,着眼于司法重组,确保现有业务运营,缩小业务战线,谨慎开展需要增量资本投资的新业务,从而在摆脱债务困境的同时部署管理策略,最大限度地减少负面影响。

然而,从上半年的结果来看,它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东方金玉实现收入4.96亿元,同比下降77.75%。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74亿元,同比下降981.46%;每股基本收益为-0.2029元,去年同期为0.023元。

与此同时,《长江商报》记者在财务报告中注意到,在可能风险一栏中,东方金玉有破产或退市的风险。公告显示,“公司逾期债务逐步增加,部分债权人以公司已丧失偿债能力,符合破产重组条件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深圳东方金宇全资子公司申请破产重组。”

然而,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深圳东方金玉是否会进入重组过程仍高度不确定。如果债务司法重组能够顺利实施,将有利于改善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恢复正常经营。如果不能顺利实施,公司及其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隅将面临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编辑:赵金波)

福彩快三

【字体: 打印 【浏览:4997次】
  • 相关阅读
© Copyright 2018-2019 twitelche.com藏坝奔滩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